盜火者58被封口不准發文粉絲過百即刻封號

期待上帝的洪水;
經常思考博取上帝的微笑;
在人欲橫流的世界裡守護良知與常識。
被李蓮英瘋耗凡四十四次又再復活!
你丫要山鐵直接刪不就完了,還要尼瑪的自己修改直至符合主子那個無恥要求,我是不會改的!
如今閹人當道,奴才爪牙橫行,為字由不懼邪惡,為民珠那怕蛇蟲鼠蟻。
山鐵封號者必有惡報!
靜候上帝的洪水;
以思考取悅上帝;
守住良知和常識;
以卵進擊向高牆。

silent:

★翩翩逐晚風:

《黑夜の囚徒》

我可以告诉你

给我唯一的好处

就是让我

在想你的时候

孤独深重

它如雪如火

如刀锋如闪电

每一个雷霆

都是我无极的呐喊

我要在这旷世的荒原

为爱情树立一座

不朽的墓碑

然后孤独的守着

那个无法长出野草的坟

無論是驚濤駭浪,

無論是黑雲壓城,

無論是孤帆遠航,

因為有你不滅的燈光,

我們永遠不會迷失方向。

從大海回來,復活島。

周無君的《過印度洋》

  圓天蓋著大海,黑水托著孤舟。

  也看不見山,那天邊只有雲頭。

  也看不見樹,那水上只有海鷗。

  那裏是非洲?那裏是歐洲?

  我美麗親愛的故鄉卻在腦後!

  怕回頭,怕回頭,

  一陣大風,雪浪上船頭,

  飕飕,吹散一天雲霧一天愁。

你們要我怎麼說就怎麼說

【無題】魯迅

惯于长夜过春时,挈妇将雏鬓有丝。

梦里依稀慈母泪,城头变幻大王旗。

 忍看朋辈成新鬼,怒向刀丛觅小诗。

吟罢低眉无写处,月光如水照缁衣

郁达夫:曾因酒醉鞭名马,只怕情多累美人

        郁达夫的性完全是病态的,不健康的,他的性里面看不到喜悦,感受不到性的快乐。但是,奠定他文学地位的那些作品唯一的一个主题,就是性的追逐,性的矛盾跟性的挫折。那完全都是他31岁以前的作品。

  郁达夫的家是很特别的一间房子,四周都被酒瓶、书报、杂志堆得满满的。桌子上放着烟盒、烟盘、稿纸、墨水、书,放得乱七八糟的。他在这段时间曾经有两句很有名的诗,就是“曾因酒醉鞭名马,只怕情多累美人”事实上就是他当时生活的一个写照。

  这是郁达夫对于人生的一种态度,对金钱他也是这样。他把钱放在鞋子底下践踏,嘴里说:“你压迫了我,我现在来压迫你”。

  五四那一代,比他早的几个,像鲁迅、茅盾都是以一种客观的身份,隐在幕后来写别人,来嘲笑别人,或者是批评别人批评社会。但是,郁达夫是第一个自剖的作家。

  郁达夫曾经写过一篇文章,希望自己能够在杭州拥有一个自己的房子。文章发表以后,他的很多朋友都看到了,就纷纷地捐钱,足够他买下一块地皮。

  他跟王映霞婚姻的破裂,主要原因是他当时在杭州,没有一份固定的职业,一个文人完全靠稿费、版税,还要盖房子,的确是很困难。他欠了四千块钱的债,他说:“我大概要像巴尔扎克那样来写作,才能还这些债”。

  但是郁达夫认为是有第三者插足,王映霞她本人是否认这一点的,郁达夫作为一个文人,有他自己的毛病,但是两个人都在的时候还好讲,现在郁达夫去世了,没有办法再讲了。王映霞这方面做了很多解释,站在比较公正的态度,很难根据一方的话来判断。

  郁达夫是一个敢于追求新奇生活内容的一个作家,在他的时代,南洋对一个中国知识分子来说,是充满了传奇性的色彩。

  在1942年的2月4号,就在新加坡沦陷的前夕,郁达夫在一些当地文人的协助之下,从新加坡的红灯码头,乘小船向印尼的方向逃亡。离开新加坡水域附近的一个叫卡里曼的小岛,然后从这边再到…… 

  请收看3月11日 22:50 cctv-10 《人物》栏目